外人觉得他已经忙到不可开交
2018-09-09 15:26
来源:未知
点击数:            

他有点无奈的是,就连很多医生都无法看透生死这一人生命题,愿意捐献器官或者让家属捐献器官的少之又少。他希望推动角膜捐献纪念碑,推动脑死亡立法,推动深圳在驾照上标注是否愿意捐献器官。

姚晓明:坝光的美再不保护就迟了 深圳人很少不知道姚晓明的,他是深圳眼科医院眼角膜移植首席专家,也是连续两届的市政协委员。2013年,他的提案里出现了“保护坝光”的字句。银叶、白鹭、海滩、青山、秀水……这些曾经都是坝光的关键词,现在却被开发的“触角”所包围,姚晓明很心痛:我们是不是再也找不回坝光的美好了? 姚晓明:应提高医生技术含量的劳动价值 医生是保障人们生命健康的职业,对于处在如此重要社会位置的群体,理应有一个体面的收入来体现他们的工作价值。而且收入的提高有利于增加医生的自豪感与责任感,增强医生的抗“腐”能力,培育更健康的医德医风。政府既要增加医疗卫生投入,又要提高医生待遇,才能解决医生的窘境和病人看病贵看病难的双重问题。 救救坝光的百年珍贵古银叶树群吧 在1月9日深圳晚报举办的百万市民“问政零距离”活动上,市政协委员姚晓明表示,坝光的生态问题也是他长期关注的问题。

深圳吉田墓园有一棵百年古榕,取名为“光明树”,是在姚晓明的提议下栽的,所有角膜捐献者的骨灰合葬树下,姚晓明的妈妈丁剑芬2005年9月21日于此长眠。

黑夜里飞来一颗星星/那是你为我镶嵌的美丽眼睛/从此哟/我不再朦胧/遍地阳光满目彩虹/你打开了我的心灵之窗/我延续着你的生命旅程/你的眼睛我的眼睛/你的眷恋我的憧憬/啊/星星闪闪耀/奉献爱永恒/光明伴一生/一生颂光明。

在等待的过程中,姚晓明办公室里的数个大型行李箱让记者有点出乎意料,贴着上一次缅甸光明行标签的箱子静默不语,却会“说话”:箱子的主人从手术室出来很可能洗把手、换件外套就要拖上这些大家伙到外地去做眼科手术。

“待遇比较低。”姚晓明说,第三个风险中所说的待遇低,不是指绝对数,而是相对深圳的物价、出行成本、生活成本而言。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深圳引入医疗人才很难,“医疗团队整体引进”的设想更是痴人说梦。

这种忙,在见到姚晓明之前,记者已有所体会。6月5日傍晚,记者发了联系采访的短信,晚上19时44分他回复短信说,“谢谢张玲。刚下飞机。下周13-16号我去丽江的宁蒗县做扶贫复明手术。不知12号是否上班。如是,下午可见面。”

值班护士打开了姚晓明的办公室,让记者在办公室里等,离开前说了一句:姚博士真的太忙了。

姚晓明有个儿子,在国外本科学的是经济,硕士时攻读会计。然而,人生的道路峰回路转,儿子的职业生涯,在一次回国后发生了彻底地改变。

姚晓明说话的速度真的很快,手脚麻利也是他的同事对他的评价。在从事眼科医生20多年之后,56岁的姚晓明仍然处在一个角膜医生最好的年华:动作快,手不抖,高效而娴熟地完成每一台手术,给他手术打下手的护士都喜欢和这样的外科医生合作。效率体现在姚晓明的手术记录,他曾在1天时间里做了88台白内障手术,最快时2分零8秒就完成一台。姚晓明算了一下自己一年的工作量,数字是惊人的1000多台手术。

深圳新闻网6月14日讯(记者张玲)和姚晓明约好6月7日上午10时30分以后开始采访,记者10点半来到他所在深圳眼科医院8楼角膜病区,发现10时18分手机里有一条他发来的短信。短信里说他要做手术,半小时后8楼见。

姚晓明的妻子也是医生,目前已经退休。他和她,都尊重儿子的选择。姚晓明告诉记者,儿子对公共卫生更感兴趣,现在就在这个领域做研究。

但是,姚晓明深知从医之路不容易。中国的医疗环境,确实会让医生不愿意“子从父业”。“这是个高风险的行业”,姚晓明说,“高风险体现在,患者的病情越来越复杂。有时限于目前的医疗水平没法治好或治疗不成功。”

姚晓明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要做,他说“我要干到做不动为止”。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嘴角上扬,眉眼带着笑容。

在深圳眼科医院的工作日,姚晓明每天早上要查房,每周有两天要出门诊。无论何时,只要接到角膜捐献的电话立刻出门取材(即摘取捐献者角膜的手术)。

早前,姚晓明委员特地约上民间环保人士周炜和记者到坝光进行过实地调研。“这么珍贵的树这样被毁太可惜了。”在坝光盐灶村13号后面的小坡上,看着几株古银叶树被深深箍在水泥、钢筋之中,姚晓明、周炜痛心不已。看到古银叶树被如此破坏,市政协委员姚晓明很是痛心。他说,坝光是深圳的最后一片净土,古银叶树群落作为国家珍稀植物群落重点保护对象却得不到保护,叫人唏嘘不已,这些原生态东西,一旦被损坏花多少钱也换不回来了。 姚晓明获颁“志愿者典范”奖 4月28日下午,5位长期以来从事公益慈善事业的志愿者,获得了深圳关爱行动颁发的“志愿者典范”奖。获奖的5位志愿者是——著名文化学者、香港凤凰卫视评论员王鲁湘,《凤凰周刊》记者部主任、“免费午餐”等公益项目发起人邓飞,首届“关爱行动”最具爱心人物、创建深圳第一个眼库的姚晓明博士,演唱“关爱行动”主题曲《谢谢你》的深圳歌手刘惜君以及从深圳走向全国的著名歌手、演唱《人人都来爱》的徐千雅。

几乎每个采访过姚晓明的人都知道,他随身携带的一张卡片,上面有这样一段话:“一旦出现意外,我自愿将角膜捐献出来。”

5年前,还在读硕士的儿子回国,陪姚晓明到普陀山,亲眼目睹父亲给当地的患者做白内障手术。儿子回学校后,姚晓明接到儿子的一条短信:爸爸,我要从医。

为了不给单位的正常工作造成影响,他每次到外地参与扶贫治疗都尽量选择在周末或节假日。外人觉得他已经忙到不可开交,已经是满负荷运转了,他说自己看待生活和工作是秉持健康向上的乐观态度,不工作的时候他还爱摄影,爱唱歌,爱写歌词。

姚晓明成功完成国内首例角膜劝捐以来,接触过不少角膜捐献者和家属,最特别的一个案例是深圳狮子会眼库成立以来的第70位角膜捐献者丁剑芬——她,就是姚晓明的母亲。母亲患病去世后,按照她的意愿,深陷悲痛之中的姚晓明请同事将母亲的角膜摘除。眼角膜取下,姚晓明含泪为母亲安装义眼,并深深吻别母亲。

刚刚从手术台下来的姚晓明给记者看了看一个小玻璃瓶里的样品,这是他和研究团队历经8年研制的人工角膜,2008年已经在兔眼碱烧伤动物模型实验中获得成功,下一步,他将致力于将人工角膜的进一步研发。

他是创下1天88台手术记录的光明使者;也是推动全国首个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法的深圳名医。生活中,他为人子、为人父,只是在这个特别家庭里,孩子用驾照字母宣誓死后愿意捐献全部器官,以此继承父亲衣钵;母亲临终捐献角膜,让他每一次手术后,从治愈的病人的眼中看见母亲温暖的目光。他是姚晓明,一个马不停蹄的深圳医者,一个用人生歌颂光明的深圳人。

姚晓明的儿子在国外读书,他在国外的驾照上有一个特别标注的字母a。这代表本人愿意捐献全部器官(all),除了a的选项,驾驶者还可以选择肾脏(kidney,简写为 k)、肝脏(liver,简写为l)、角膜(cornea ,简写为 c)等的捐献。姚晓明曾经就此形成政协建议,在两会期间递交,希望深圳能在地方立法上开先河,“器官捐献驾驶执照法”,在驾驶者申领驾照时选择是否愿意捐献器官。

虽然忙,但是条理清晰,每件事的时间都做了恰当的安排——只是两条短信,已经可以看出姚晓明个人的为人处事风格。

永远马不停蹄的姚晓明,并没有因为种种高风险和压力离开医生的岗位。尽管他刚刚辞去眼科医院角膜病区主任一职,只保留防盲办主任的职务。

“病人和家属对医生的不信任,这个风险比上一个风险还要大。”姚晓明说。

姚晓明的第二条短信敲定了采访时间:“7号上午可以。8号上午飞郑州开杂志编委会。”

姚晓明母亲的角膜让六位角膜病患者重见光明,每次,这些病人回来复查时,姚晓明都忍不住观察很久,通过检测仪看到病人的眼睛时,他仿佛又与母亲温暖的目光相遇。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teachontablo.com亲朋棋牌账号注册,安卓手机棋牌游戏排行榜,棋牌平台制作版权所有